浙江杭州萧山围垦十九工段12公里河段死鱼近五万斤

是养猪场排污还是“菲特”惹的祸?&nbsp

10月9日早上,萧山围垦十九工段的渔民袁世恩打开房门,发现自家鱼塘里的鱼都翻了白肚,横七竖八浮在水面。在12公里的河段上,同样出现死鱼情况的还有5户渔民。

袁世恩和其他几户渔民认定,是河对岸杭州天元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养猪场排污。而杭州天元公司负责人则明确表示,绝没有刻意向河道排污。目前,萧山&nbsp
渔政管理站以及萧山农业局已经介入,协调调查此事。

损失最严重鱼塘死鱼近3万斤

袁世恩告诉记者,自己就住在鱼塘边,9日早上他正准备打捞一些新鲜的鱼去市场上卖,可一开房门,就有一股腥臭扑面而来。他发现自家的鱼全都肚皮翻白漂在了河面上,苍蝇飞来飞去,最大的死鱼有七八斤,死的主要是包头鱼和螃蟹。“水面上全是猪粪,臭得不得了”!

袁世恩说,他看到河西岸的养猪场用大型挖掘机在河边围墙开了一个大约8米的大口子,污水就从那里排进了河中。10月12日,这个排污口被堵上,“他们在大门边上还有个小排污口,也在排猪粪,那个排污口边上的鱼都已经死光了。”&nbsp

记者来到杭州天源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养猪场,在猪场大门北侧看到了这个小型排污口。这个排污口是一个直径不到半米的水泥管,并未见到有污水流出,而排污管下就是渔户们的鱼塘。记者看到,鱼塘里仍有大片死鱼挤在岸边,水面凝着一层油污,散发出一阵阵恶臭。

与这条河相隔一条马路的是朱大叔家的鱼塘,他告诉记者,前两日他看到这边的河里飘起了死鱼,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鱼已经死了大半个星期了,“这条河已经变成臭河了,臭得不得了”。

记者发现,有一根蓝色水管连接朱大叔的鱼塘和这条“臭河”,并有水从朱大叔家水塘流进河中。朱大叔介绍,与河相连的是他家养虾的水塘,当他家的虾塘缺水时,都会从河里引水进塘。同样,虾塘水位高时,就会把水排进河里。但自从10月8日开始,这河水就臭了,他也不敢再把河水引进自家水塘。

据萧山渔政管理站统计,前来报案的共有3户渔民,袁世恩家的鱼塘在河流最南侧,受害相对较轻,共损失6879斤鱼。而受害最严重的两户渔民赖先生和赵成荣两家,分别损失了29000斤和12000斤。
&nbsp
猪场表示绝没有刻意向外排污

面对渔民的质疑,我们采访了杭州天元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养猪场的张场长。张场长非常坚定地告诉记者,猪场绝对没有刻意向外排放污水。“我们是有一套非常正规的污水处理系统的,向外排污是在砸自己的牌子,肯定不会的。”

渔民所说的排污口在养猪场东面的河岸边,现在仍然可以看到被翻过的泥土,挖掘的痕迹很明显。和这个挖掘口紧邻的是养猪场自建的鱼塘,鱼塘水面飘着水草,并没有死鱼和污浊的痕&nbsp
迹。

杭州天元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顾海华解释,这个排水口的确是8日挖开的,但向外排放的是鱼塘里的水。“菲特”台风带来的暴雨让这一片所有河道和鱼塘水位都高涨,猪场内的鱼塘边就是员工宿舍,鱼塘水位太高,宿舍就有被淹的危险。为了防汛,猪场挖开了东边的河岸,使鱼塘的水与围墙外的河水流到了一起。

顾海华说:“那天所有水塘的水位都很高,雨太大了,水就这样到处流。”而养猪场内的鱼塘却并没有死鱼的现象。

而我们在猪场大门南侧看到的排污口,张场长解释,那个排污口的确会排出少量污水,但绝对不是乱排放。排水口只会在附近两户渔民的要求下开启,平时都是锁住的。所排的小量猪粪事实上是用作鱼的饲料,“最近这两周内,这个排污口并没有使用过”。

据了解,这一河段沿岸共有两个养猪场和一个养鸡场。张场长说,“菲特”大雨之后,虽然天元农业绝没有向外排污,考虑到当时各地水位都很高,也不排除有污水溢出的可能。但由于周围还有其他几家畜牧场,造成鱼死亡的原因还是需要经过渔政局和环保部门的调查。而郭海华则表示,因为自己并没有排污,所以除非等环保部门有了明确数据,否则养猪场不会考虑承担渔民损失。

水质检测结果还要等两天

10月10日和10月13日,袁世恩等3户渔民找到了萧山渔政管理站。管理站也在14日前往天元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作了协调。工作人员周先生告诉记者,目前已经统计出3户渔民的死鱼数量,但具体经济损失还是要等物价局的评估。

目前萧山环保局已经对河流沿岸3家畜牧企业的雨水排放口作了水质梯度检测,最后的结果还需要等两到三天。

而针对渔民损失的赔偿问题,周先生说,要等到检测结果出来,如果确实是企业污染所致,则需要渔民自己或委托渔政局与企业交涉,商议赔偿情况。如渔民对企业赔偿不满,也可以走司法途径。

另一种情况是,并非企业污染导致鱼群大片死亡,而是城市综合污水,则将会由政府根据渔业污染事故处理条例,向渔民提供一定的补偿,总金额大约是渔民损失的40%至45%之间。

得知渔政局反馈时,承包了工厂东侧鱼塘的王阿姨正坐在家门口整理死虾,她告诉记者,大面积死鱼的情况几乎年年都有,她也不知道这次是怎么回事,自己也没有心情打捞死鱼统计数量。“不知道脏水哪里来的,听说是从上面流下来的。我气都气死了,哪里还有心情管那些死鱼。”

实习记者&nbsp劳骏晶&nbsp文&nbsp记者&nbsp胡峻伟&nbsp摄&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