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药毒死才鱼事件”升级-当地官员欺上瞒下?

文阳春这个可怜的农民说他很害怕,不得不在协议书上签字

  编者按:本事件涉及金额虽不大,却关系一户农民的血汗,关系整个沅江才鱼产业的名声和创收。而事件中某些相关部门及其领导的做派,让人反复想起那句著名的“你在为谁说话?!”

  2009年11月13日下午,长沙火车站,寒风中,一对农民夫妻哆嗦着展开了一个白纸标语:假药害死渔农,并举着一包包渔药,很快引起了市民们的围观。

  这对农民夫妻来自“中国才鱼之乡”——湖南省沅江市南大膳镇。男人名字叫文阳春,8月21日,他发现才鱼停食、躁动不安,便提了两尾病鱼到镇上鱼药经销处求救老板贺再云。

  贺判断是出血病,开了约2000多元的药——速效底改康和二氧化氯(AB剂),生产厂家均为岳阳德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文将8包速效底改康打入鱼塘中,发现才鱼出现翻肚,打捞上来后,才鱼立刻死亡。次日,贺再云要文阳春再将12包二氧化氯(AB剂)打进鱼塘,更多鱼死。

  23日,贺又配了点解毒药打入鱼塘,未见效,鱼几乎死光。

  23日下午,南大膳镇畜牧站工作人员刘伟来现场拍照取证。

  24日,沅江市畜牧局执法大队来到文阳春家现场取证,将其使用的二氧化氯(AB剂)送湖南省畜牧水产局检测、鉴定。经鉴定,文阳春从贺再云处购买的二氧化氯(AB剂)为假兽药。

  文阳春死鱼1.46万尾,损失约26万元。

  沅江围绕死鱼事件开了多次协调会,贺再云一开始只肯赔偿五六万元,辩称在他售药之前,文家的才鱼已经死亡,要不就去法院打官司。

  而打官司显然对文阳春不利——畜牧局工作人员刘伟删除了最原始现场调查的所有照片,然后解释说他是“不小心的”。而畜牧站没有解剖化验死亡的才鱼,没有掌握任何证据。

  在沅江市水产局的记录里,这次肇事的贺再云是沅江水产养殖的一个毒瘤,一直在卖假药或者违禁渔药。

  从2007年开始,水产局便接到群众举报贺再云出售假药和孔雀石绿等违禁渔药。

  2007年下半年,一个叫徐国良的养殖户在贺的店铺里购买一种注明武汉农大生物有限公司的渔药,导致才鱼脑袋变小,并畸形死亡。该鱼药被认定药品批文过期。但畜牧局极力劝说徐和贺达成和解,贺赔偿9000元,最后不了了之。

  2008年8月,水产局再次接群众举报才鱼死亡,在对死鱼进行解剖后,工作人员发现,病死鱼脑组织中空,“里面几乎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肇事者还是贺再云,水产局工作人员判断贺出售的乌鳢内子灵掺进了一种叫“利福平”的违禁药物。该药物治疗人类肺结核,对治疗一些鱼病有比较显著的疗效,但对肝脏有一定影响,且高残留,因此是明令禁止被使用渔业的药物。

  水产局发现这些渔药连基本的生产批准文号都没有,经询问,是贺再云和湖南农业大学原水产养殖学院一个姓张的教授研制出来的,并委托岳阳的一个厂家生产。乌鳢内子灵还只是试用剂,却被贺再云批量成产和发售,谋取暴利。

  这让沅江市水产局很震惊,准备一举断掉贺再云这个毒瘤店铺。但沅江市畜牧局接手处理该案。根据&nbsp2004年11月1日施行的《兽药管理条例》第74条:水产养殖的兽药使用,兽药残留检测和监督管理以及水产养殖过程中的违法用药的行政处罚,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渔业主管部门及其所属的渔政监督管理机构负责。法律赋予水产品养殖监督管理以及行政处罚权的执法部门是沅江市水产局及其所属的渔政监督管理机构,但沅江畜牧局得到了这个执法大权。

  执法权的背后实际就是利益。

  贺再云被罚了3000元,没事了。但打了可能含有“利福平”的才鱼没有死亡的,仍然卖到了中国各地。

  南大一年出产两万多吨才鱼,直销北京、上海、广州、武汉等地。

  文阳春死鱼事件后,沅江市畜牧局没收贺非法所得2000元,处罚4000元,并吊销他的兽药销售许可证,关停门面。但贺一直还在做生意,他在镇上扬言畜牧局某副局长既不会也不敢关他的店子。

  贺再云再次被证明是一个牛人。

  对关不了贺的店铺,沅江市畜牧局局长熊见春感觉很无奈。该局人士称,支持贺的该副局长贪婪、素质差,但资格甚老,在局里一直飞扬跋扈。

  假药死鱼事件引起《法律与生活》、《第一财经日报》、《楚天都市报》、《南方都市报》等多家媒体采访关注。当时分管的副市长肖亮语气强硬,很坚决称沅江市的渔药管理很规范,绝对没有问题。

  11月初,湖南红网报道了文阳春的死鱼事件和当地假药禁药泛滥,各大门户网站纷纷转载,一些市民在网络上表达了对沅江才鱼的不安,得到了湖南省分管副省长徐明华的重视和批示。

  沅江市委书记、市长多次表态说一定会尽快解决好文阳春死鱼事件。

  肖亮不再出面处理该事件,沅江改派新上任的副市长刘建斌来处理。

  文阳春被叫到了南大镇政府二楼,一干官员们开始指着文的鼻子,斥责文败坏了沅江才鱼的名声,并称“如果沅江的才鱼卖不出了,一切责任都是你的”,把文吓得哆嗦。

  畜牧局副局长扬言说,再有记者来,就捉了。市里某领导则说,记者再来采访这事,我就要村民开斗争会,来阻止他们。

  官员们说这是最权威的一次协调,“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官员们最后判断说,可能是文阳春养殖的才鱼发病后,施用敌百虫及二氧化氯、速效底改康后综合因素所致,是多原因导致的,文阳春也没确凿证据证明是施用二氧化氯和速效底改康致死才鱼的。

  官员们认为,文阳春的损失大约10万元,文要承担三分之二的损失,贺再云承担三分之一的损失,赔偿计人民币34280元。

  11月13日下午,副市长刘建斌在接受《法律与生活》记者电话询问时说,他看见文一边签字一边抹眼泪,他都想流泪了,他承认知道对文不公平,但他不可能站起来阻止文签字。

  文签了字,但内心充满了愤怒,坚决拒绝领取贺的赔偿款,一个人回家。这些官员则拿着协议书向市长汇报说,他们已经完满处理好这场危机事件,维护了沅江才鱼形象和出口安全。

  文阳春的众多家人得知后,哭天抢地,要再去找政府说理。文阳春夫妻带着假药来到了长沙,他们的律师准备起诉沅江市畜牧局——正是他们的管理失职导致了贺再云假药贩子的存在,这对农民夫妻则准备去北京展示那些假渔药。

  记者 尹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