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宁波:养殖围网密布 城郊河道变鱼塘 垂钓需交费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n2013051408211594.jpg>
陈婆渡村这片河道,已被养殖围网全线封堵。(记者&nbsp余建文&nbsp摄)

家门前,有小河潺潺流过,令人心情愉悦。上周,家住鄞州“荣安琴湾”小区的胡先生,发现小区前面的河中设置了养鱼的网箱,还竖了块大牌子,说这片河道是私人精养鱼塘,禁止垂钓、电鱼。

小区东面的河道,养殖围网更多。胡先生说,一直以为这是小区的景观河道,怎么变成人家的鱼塘了?

河道综合开发,养殖围网连片

上周,记者来到鄞州首南街道。鄞州大道往南,分布众多河流。陈婆渡村委会边的小河里,布满了绿色的养鱼围网。沿河一路向西,经过“都市丽湾”一直到绕城高速公路边的傅家村,河道中最醒目的是连片的围网,以及用红字标识的“精养鱼塘、严禁捕鱼”告示牌。

“都市丽湾”小区对面有个临时菜场。一名卖鱼的摊贩告诉记者,这附近河流是当地渔民承包的,去年底开始陆续出现了养殖网箱、围网,“今年竖起牌子后,都不准我们钓鱼了。被渔民发现,要罚钱的。”

经过多方打听,记者在傅家村找到了鱼塘的大本营,10多名工人正将一篓篓捕获的鱼虾抬上岸,分拣好以便销售。

姜山镇上塘村的王师傅说,他们是该镇淡水渔业队的渔民。以前每位渔民承包三四公里长的河道,去年进行了改革,所有河道被一位大户承包去了,实行综合开发,从以前的分散捕鱼,慢慢转为规模养殖。

渔民皮师傅说,告示牌是今年竖起来的,那些钓鱼的人肯定有意见,“我们也想了变通办法,如果每年付一二百元做个卡,就允许垂钓。以后,养殖还要跟农庄开发结合起来。”

为防止偷捕、电鱼,基地每天派3艘船往来巡查。办公室角落里堆了10多只电瓶。皮师傅说,都是从电鱼的人那里缴获的,到时候交给渔政执法大队,也是辅助职能部门加强管理。

渔民生计与自然生态如何共处?

姜山镇淡水渔业队的同志介绍说,渔业队存在几十年了,该镇数十公里长的河流,都是渔民的“田地”,现在以捕鱼为生的,还有几十人。以前,个人分散承包,每年上交到队里总共才几万元钱,去年被一个老板承包去了,每年上交承包款逾60万元,对全体渔民有好处。

“这里一直就是渔民的鱼塘,只是外人不了解罢了。”渔业队的同志说,虽说有点“扎眼”,但围网养殖是发展趋势。

鄞州区渔政执法大队同志介绍,这些渔民都有养殖证,承包河流开展养殖是合法的。以前渔民多为捕鱼,现在为提高经济效益,逐步转为网箱养殖和围网养殖,作业方式变化了。

河道养殖会不会污染河流?渔政部门人员认为,这个不必太担心。现在乡村河流的水质大多是富营养化,而渔民养的多为花鲢、小龙虾,基本不需要投喂饵料。

围网养殖,最大的问题是可能影响河道行洪,渔政和水利部门对此观点一致。

据介绍,由于历史原因,鄞州区每个乡镇有一两个渔业队。河流就是渔民耕种的田地。区渔政执法大队的刘大队长说,河流具有多项功能。渔民有养殖证,围网养鱼是可以的,但要适度,合理布局,不能影响航运、行洪以及农业灌溉。如果围网太密,到了汛期或台风来袭,上游水草冲下来受阻,对行洪构成威胁。这时,养殖围网往往也会倒掉或被冲走,经营风险挺大的。

根据有关法规,如果禁止养鱼、捕鱼,让河道保持自然生态,就得让渔民上岸。政府为此要支付补偿金,帮助渔民另谋出路,收上养殖证,就跟农田征用一样。刘大队长介绍,一年前,鄞州区在新城规划建设中曾考虑过,但算下来,补偿金数目巨大,难以承受。

这些年,市区慢慢向农村拓展。开发河道养殖,与维护自然生态景观“碰撞”到了一起。这个矛盾,一时还难以解开。水利部门表示,如果围网养殖影响水利排洪,市民可以投诉,执法部门会要求整改甚至拆除。(记者余建文)&nbsp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